幻日Ash

爱彭彭彭昱畅爱小哥爱小智爱27爱樱狼......喜欢很多cp,不管耽美还是言情,只坚信一点cp可逆不可拆

被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被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里的是歌词
看了凹凸世界的这首歌的手书有感而发

         宝可历2018年,世界在一夜之间爆发了“瘟疫”,宝可梦和人类都不能抵抗这个病的传染,染病的人身上会有旋转的花纹,然后会化为粉末消失,当第一批人/宝可梦消失时,世界陷入了恐慌,创世神阿尔修斯带着一干神兽出现在天冠山降下神谕后带着所有野生宝可梦消失了。
    【于宣告终焉的荒芜土地
        残存的微弱叹息
        世界的命运未确定
        于破碎支离高塔中焰火般迷离
        来自纯白之镇的救世主
        带领他的伙伴们
        歌颂吧为这荣誉
        于塔中沉眠
        祝福的寄语
        九种愿景)
        将荣光为你
        献上这尽数的给予
        为了能够延续
        破灭乐园的微弱生命】

那一天所有人都回想起那个古老的童谣,那是从远古传来的歌谣,没有知道它来自哪里,但它成为每个孩子的安眠曲。

【于宣告终焉的荒芜土地

残存的微弱叹息

孩童的双手却相互牵系

柔弱也坚定

无论康健亦或是疾病

身处何等困境也始终坚信

终将共分享患难或欣幸

向那丢弃双目清明

愚人为傲慢所驱使的愚昧的大地

神明愤懑降下咒诅的话语

世界的命运未确定

于破碎支离高塔中焰火般迷离

将由谁书写救世精彩一笔

与偏安世事的一隅

遥远国度传来预言的话语数句

竟是何等庆幸

承载了吉运的神谕

为那特殊能力的少年赋予弥赛亚的命运

歌颂吧为这荣誉

于塔中沉眠

向弥赛亚低语

祝福的寄语

九种愿景

将荣光为你

献上这尽数的给予

为了能够延续

破灭乐园的微弱生命

这救济之旅

也与你同行

绝不令你孤身前行

为将祝福于我手中珍惜

决意在心中高鸣

为将荣光于我心中长明

不惜生命

若与你相互交付真心与实情

于困境中相依

纵使天地离析

也无所畏惧】

“在最近发现的新遗迹中可以得知,这是从上古王朝遗留下来的,而且那个王朝曾经也经历了这场“瘟疫”并活了下来。所搜集的这些文献中反复提到了“塔”“救世主”“祝福”这三个词。你们来看看。”山梨博士打开有点泛黄破旧的卷轴,各个博士都围了过去,卷轴上的文字为古代语,像由未知图腾组成的文字,所以解读起来颇有难度。
“大木博士*6”
“爷爷”
“小赤你们怎么来了?”
“大木博士,毕竟我们也是图鉴所有者,有什么事我们不能解决,就让本大爷看看。”金快步走到桌子前,一把拿过去看,不一会儿就转起了圈圈眼。
“这是什么呀!”金抱怨道。
“这里不是小鬼们呆的地方!”山梨博士板着脸向金和赤他们喊道,原本就严肃的脸现在更加恐怖,吓的金向后移了一步。
“对不起,可不可以让我看一下。”小黄难得主动提出请求,她紧张的鞠了一躬。
“好了好了,毕竟他们不是普通的孩子,是我们选出的图鉴所有者,现在也没有什么发展,就给他们看看吧。”大木博士打着圆场。山梨博士看了看小黄,脸色终于缓和了,默认了。
“这个我看得懂也不懂。”黄接过卷轴,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说出她的想法。
“什么是看得懂又不懂啊?”金是个急脾气。
“因为每个字我都认识,但连起来我不知道他们的意思。”
“什么!”*n
场面一度安静。
“那请你能不能先翻译下来,我们在继续研究。”其中一人提议。
“当然可以了。对不起,不能帮上更多的忙。”
“不不,你帮了很大的忙。”
“对呀,如果没有你,我们不知道要翻译多久呢。”
“对了,我希望你们能通知其他图鉴所有者在真新镇集合。”
“是!”*7

“不好了,大木博士,所有地区开始暴乱了!”
“什么!”
“那些坏人打着反正都会死的旗号,煽动群众恐慌的情绪,到处破坏,虽然各个地区的馆主天王冠军已经去阻止了,但只是一时之计啊!”,
“收到消息,芳缘神奥那里破坏的最严重,其中一名图鉴者沙菲雅受到袭击。”
“什么!沙菲雅怎么样了?”小田卷博士听到自己女儿受伤,着急抓住那人的肩膀询问。
“您的女儿现在没有事,很安全,另外两名图鉴者正在守护着她。”
“太好了!”小田卷博士情不自禁的捂住脸哭泣。
现在人心惶惶,这几天不停的有人死,甚至连朝夕相处的宝可梦也消失了,肩上担负着全人类的责任,但这个卷轴文字意思却怎么也连不起来,又担心在芳缘的亲人们,责任心几乎压垮了这个乐观的博士,听到女儿遇害,险些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现在能聚集的图鉴所有者只有赤,绿,蓝,黄,金,银,水晶,拉克兹,日,月这10位。
“日,月,拉克兹,你们不是在伊修和阿罗拉吗?”赤好奇的问,虽然地区相隔甚远,但也因为各种事情都见过面,还是比较熟悉的。
“赤前辈,我只是正好来关东完成任务,没想到那天却发生这种事。”拉克兹回答道。
“我和日是来关东找药材的。”
“客人,自从遇见你,偶就很倒霉啊!”
“你说什么!以后受伤了别找我。”
“别呀,客人偶知道错了,原谅偶吧。”
“这是命运吗?”大木博士看着这些孩子想到,突然有些不忍,他们已经受过太多的苦了。
“爷爷,有什么话就直说吧。”绿敏感的发现自己的亲人的欲言而止。
“实际上我们已经破译出一点了,救世主是来自纯白之镇的拥有特殊能力的少年,而古语的纯白镇就是现在的真新镇,所以符合救世主条件应该就是赤,绿,蓝里面的一个人,而结伴的伙伴是九个,加上救世主正好10个,也就是说和你们现在的人数一样,很有可能你们就是预言里的救世主和他的伙伴。”
“博士,请问歌谣和预言都提到九个愿景,可我们有10个人,数量对不上。”拉克兹过了一遍记忆,以他这么多年当国际警察的经验提出疑惑。
“事实上,我们得知的歌谣可能只有一半,也就是说,最重要的解决方法在歌谣的下半部分,也就是卷轴的内容,但我们还没有完全破译。”
“可不可以给我看一下。”
“当然可以。”
拉克兹接过来以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将它深深刻在脑海里。
“谢谢。”
“实际上还有一个“塔”的存在,虽然没有具体指是哪个“塔”,但很大的可能是那天出现的“塔”,矗立在白银山的九层塔。”
“正好白银山我比较熟,毕竟我在那里治疗了一段时间,就由我来带路吧。”小赤听到熟悉的地名惊喜道。
“嗯,小赤就交给你了,这是实况接收仪,翻译有进展的话我们会随时通知你们,希望你们能先去那里探索一下,拜托你们了。”大木博士郑重的向他们鞠了一躬。
“博士,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去的。”
“爷爷,放心交给我们吧。”
“对呀对呀!”
大家都表示没问题,就像以前遇到的那些事,一定能在化险为夷,和同伴一起。

“滴滴~”
“赤你们到哪了?”
“我们到了白银山,准备明天去看那座塔。”
“好的,目前我们解开一部分了救世主获得九种荣光【高擎炬火向胜利,拂晓的钟声于祭坛响起,奏响名为荣光的旋律】,应该塔顶有火炬和塔钟,只要点燃火炬敲响塔钟,就能解决这次危机。”
“我们知道了。”
“嘀嗒”

“嗯哼哼,终于到了!”当看见塔的时候,金流下感动的眼泪,大家看见塔也是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雪山顶啊!虽然这里的野生精灵已经被带走了,但突然出现各种诡异的场景,那里的气场连飞行系精灵都飞不过去,大家的精灵都疲惫不堪,赤也意外得了雪盲,原本是要原地休息的,但考虑到天气情况和回去在经过那些地方,一致决定快去快回,毕竟时间紧迫。
近距离看这座塔,虽然赤现在看不见,也能感受到一种震撼的感觉,即使有点破旧也不能忽视它的古老的气息和巍峨的气势,在这的每个人都见识过不少东西,但很少会有这种感觉,更加坚定了这就是歌谣中的塔的信心。
“呼,我们进去吧,大家小心点。”赤深吸一口气,在黄的搀扶下推开了门。
“轰隆”门开了,里面一片黑暗,塔里自动点起了火把,传来了来自亘古的歌声。
“滴滴,赤...要小心...这里有蛊惑...人心的东西...还有只有救世主...必须要得到..九个..愿景......”实况接受仪收到的信息断断续续最终归于沉寂。
大家面面相觑,一时陷入安静。
“走吧!”赤最终下达决定。

【只要互相信赖的同伴在一起 互相扶持
可怕的东西便

便不会存在

若与你相互交付真心与实情

于困境中相依

纵使天地离析

也无所畏惧】

“轰!”当他们进去,门便自动关了,歌声能听的更加清楚,但依旧听不懂歌词,面前的石门门缝里闪耀着蓝光,照亮出石门上波涛型的花纹。
“小赤哥哥,前面应该是第一个“祝福”的所在地。”黄带着赤来到石门前。

【当最初祝福的光辉照映

门扉名为波纹华丽

伸手触碰向那回旋的生命

于一瞬惊醒】

“等一下!”一只手挡在石门前,阻止赤的开门的动作。
“前辈,有福同享嘛。”拉克兹不知何时站到门前。
“第一个“祝福”我收下了!”拉克兹勾起嘴角,不给人反应时间,就推门而入,门内祭台上散发着生命波动的蓝色波纹的“祝福”,在拉克兹进去的那瞬间,门就轰然关上,光芒消失。

【温暖的双手握紧

笑容如蜜心中冷彻如冰

就请你分享患难和欣幸】

赤...要小心...这里有蛊惑...人心的东西...

警告的话语再次浮现在每个人的心里,难道所谓的“欲望”真的会将一个人改变吗?
沉默,黑暗充斥赤的周围,伙伴的“背叛”,他宁愿相信这是有原因的,但是为什么?

【被横刀夺取的祝福于门扉中消隐

昔日好友转瞬化身为仇敌】

“拉克兹前辈,太赖皮了,竟然自己先抢了,偶也要一个,一定能卖大价钱。”最小的孩子阳兴冲冲的跑到第二层,打开了“炎之宴”

【炎之宴的门扉开启

贪婪的孩子

又怎能拒绝这难遇的邀请】

蓝甩开了死死抓住她的银,欣喜若狂的将祝福拿到手中。
一脸不甘心的银怒气冲冲的朝着下一个祝福所在地跑去。

【又怎能拒绝这难遇的邀请

恩惠的阳光多辉映

于光辉中忘却也曾牵着手前行

将爱甩开而去

为不甘所愚弄诱引

于安息之暗笼罩的晦暗的翳影

将愤怒深埋进阴影】

“被选上的人 明明是我”

“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

水晶将祝词献给这飘摇动荡的大地,受过训练的双脚一步一步坚定的走了进去。

金说着“我来了”哼着歌给雷鸣伴奏,吊儿郎当的挥了挥手。

【于何处丢弃了昔日的温情

旧友化身为仇敌

如何将其剥离

这错过的爱意】

月挥动手臂,迈着灵活的步伐,旋风向她袭击,干净利索的用箭射向风眼的“祝福”,像在跳舞一般。

【舞女跳动着旋风的圆舞曲

风带走了谁的欢喜】

黄突然松开一直抓着赤,将他推到绿的身上,头也不回的进入散发寒气的门里,在进去的那一刻,她留下了欣喜的眼泪,寒气吞没了她的话语。

【饱含欢欣的泪水一滴

未曾洒落白银之庭

告别的话语出口前凝成冰】

最后一个祝福是沉睡的【岩浆的胎动】
绿推开了赤,第一次放纵的哈哈大笑起来,赤死命的睁着眼睛,盯着绿嘴角残留的笑容。
“最后一个祝福,我拿到了。”

【岩浆的胎动于终结时轰鸣

失却的祝福于最后临近

为重复的谎言所再次蒙蔽】

祝福被悉数抢走,徒留他一人在原地,眨了眨疼痛的双眼,眼前还是一片模糊。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冷静下来,冷静下来......”赤默念道。
“皮卡皮卡”
“皮卡?”赤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
“皮卡我该怎么办,祝福没了,我还是上去干什么?”赤慢慢摸索着朝皮卡那里前进。
“皮卡皮皮卡丘”
“皮卡你在哪里?”
“皮卡”
赤努力听皮卡丘在哪里,慢慢前进,最后他走到塔顶,他仿佛看见皮卡丘黄色的身影,他朝那里走去,但在碰到的时候,皮卡丘化成粉末。
“皮卡!”赤大喊。
这时歌声越来越大,慢慢的能听懂了它的意思。

【为珍视的所有

无情丢弃于绝境

为祝福的荣光所拒绝

未曾被照映

擎着未燃的火炬

与仅有的决意

独身迈向祈祷的祭礼

于塔中封印

谎言亮出名姓

祝福的真名

弥赛亚啊

那便是你将背负一生罪恶之名

向这疯狂祭礼

以她鲜血以你悲戚

献上祭品就于此延续

就于此相系

重新给予乐园生命

就算沉溺于浪波的吐息

就算于烈焰中哀鸣

就算被赤地的干旱

囚禁于这身躯

就算于无尽的黑暗中窒息

被吞噬于这干涸大地

只愿你的前行

终将无关于孤寂

就算为裁罚的雷霆所痛击

身躯于飓风中离析

就算痛楚与泪水已凝结成冰

为灼热所占据

无论康健亦或是疾病

身处何等困境也始终坚信

我们终分享患难或欣喜

于祭礼所目睹最后风景

指引的灯火也长明

诞生悲痛连锁的愚不可及

将循环无尽

为爱所束缚于悲剧的结局

曾为救济所引领

孤独的胜利者

高擎炬火向胜利

拂晓的钟声于祭坛响起

奏响名为荣光的旋律

弥赛亚承接自神明的威信

忘却叹息

于染血无尽静寂

将笑容再捡起

以离别为哀伤赋予生命

向那悲剧的宿命以献礼】

“滴滴...赤你们快回来,【塔中所封印的祝福其名实为对救世主课下的赎罪】你们快回来,每一个祝福都需要一个人的生命,最后救世主也会死,赤,你还在吗?快回来......”
赤关掉实况接受仪,他跪在那里,看着昏暗的天空,就在刚才,他的视力恢复正常了,可是一切都变了。
“他们没有变,他们还是他们。”赤捂着脸哭泣着。
“出来吧,翼龙。”他放出化石翼龙,将背包递给它。
“这些伙伴们就交给你了,带它们回家吧,这是他们也是我的愿望。”翼龙仿佛知道这次是生离死别,不舍的用它的脑袋蹭着赤,背包里的宝贝球也心有灵犀的不停的晃动,赤摸摸它的头
“去吧。”
看着塔顶上前人的雕像,仿佛能看见他们所承受的痛苦。

【就算沉入荒波之间
就算舞于业火之海
就算被残酷的干旱夺走气力
就算在永无终结的黑暗中走向疯狂
被大地所吞噬
也不会让你 一个人承受所有
被裁罚之雷所击打
被飓风之刃所撕裂
就算心已凝结成冰
灼热也仍缠绕周身
不管是健壮的时候
还是病弱的时候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难同当”】

他站了起来,走向火炬,不知何时地上流过血液,流过地上的刻槽,汇聚到终点,点燃了火炬,没有理由,他相信这是伙伴的血液。他高举火炬,敲响了祭钟。
乌云终于散去,太阳露了出来,为大地送去希望的曙光,仿佛在那温暖的地方看见伙伴像他伸出了手。

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尊贵的祭品的终末
便是点燃指引的灯
而愚蠢的连锁
则永远重复没有尽头
被信赖的同伴们所救
他高高举起胜利的灯火
拂晓之钟响起
代表荣光的旋律
授予了神的威光的弥赛亚
独自静静笑着的同时……
产生了九种的【哀伤】
面向祭坛伸出了手】

那次灾难历经7天,有人说,神创世界只用了七天,所以这是新生。很少有人知道这是10个少年所换来的明天。

昨天晚上
“各位到了,这是我平常住的地方。”赤指着一个小木屋说。
“当然,10个人肯定不够睡,所以女生住木屋,男生跟我去山洞去,那里有一个大温泉,很暖和的,男生没有意见吧。”
“没问题。”
“OK,黄,水晶,月我们去整理行李吧。”蓝拉着剩下的女生毫不客气的入住赤的小屋。
“好吧,男生跟我走。”

“滴滴哒!赤你们在哪?”
“我们已经到了白银山,明天在去探索塔。”
“我们查到救世主是红色眼睛,所以赤,很大可能是你。”
“咦~”
“前辈恭喜啊!”
“这次又是赤前辈耍帅啊。”
“果然是你。”
“赤,你怎么总是陷入麻烦中。”
“赤哥哥,一起加油吧。”
伙伴的祝福,让赤心里一暖。
只要大家在一起,什么困难都阻止不了我们

绿坐在洞口,看着黑漆漆没有一点星光的夜空,左手无意识的捂住右手手背。
“绿前辈。”
“拉克兹?”
“前辈,难道说你也有吗?”虽然这句话说的不明不白的,但绿的表情变了
“你也有。”
回答他的只有拉克兹有着波浪花纹印记的右手手背,同样的地方,不同的花纹。
“我查过了,这种“瘟疫”花纹有九种,而这是今天突然出现的,我观察过大家今天都有点奇怪。所以...”
“所以我们都会死,九种的话,应该是赤没有。”
“今天观察地形的时候,我看见那座塔的旁边有九个十字架插着,应该是墓碑。”
“......”
“实际上赤前辈的谜题最多,我搜集过历代图鉴
所有者的资料,只有前辈的记录是从拿到图鉴的时候开始的,而之前的记录都是空白。”
“......”
“赤,他虽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却比任何人都执着,他现在这里有些不正常了。”绿指了指脑袋。
“!”
“事实上,最先经历那一次“屠杀”的就是赤,他的宝可梦在他面前化为粉末,只剩下妙蛙皮卡和翼龙了,但他忘却了这些事。”

拉克兹的场合
他看着门上和手背上一样的花纹,瞬间他什么都懂了。
“原来是这样。”
他看着已经看不清的赤,选择了最快的方案,挡住了他的步伐,将它推开。
“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洪水涌进


“又是没有工资的工作,不知道客人怎么样了。”
“这是我第一次没有保护好货物,真是失职。”
一股股热流涌上
没有門(炽焰咆哮虎)温暖
他开始想念阿罗拉的阳光了,想念那里的马卡龙了,想念那里的人们。
最后一次
“阿罗拉!”


“看来我骗人的技术还没有退步。”
“难得这次我走在赤和绿的前面。”
“银,最后一次听姐姐的话吧。”
阳光越来越强烈了
蓝用手挡在眼睛前
“没想到,我的童年活在阴影里,却死在光明中。”
“赤你一定要加油啊。”


“姐姐,我马上来陪你。”
黑暗笼罩着他
“这就是黑暗吗?我本来会一直待在黑暗里,但我遇到蓝姐姐,遇到金和水晶,我遇到了父亲,遇到这么多伙伴,怎么会害怕黑暗呢!”
“只是还没有看够蛋白人欧米茄呢。”

水晶
“动荡的大地,真是练习的好地方。”
地面四分五裂
“妈妈,孤儿院的各位就拜托了。”
“我还...没有完成委托呢。”


“太狡猾了,一个个的都跑在我前面。”
“啦啦~”这是蛋白质人欧米茄的主题曲
电闪雷鸣
“我还没有告诉银欧米茄要拍第二部,还没有告诉他...”声音被雷声盖过。


“那只生病的精灵怎么办?药材收集好了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呢。”
烈风化作刀片狠狠的刮来
“没问题的。”她抚摸着弓
只要拿到祝福,大家都会没有事的


“绿前辈,最后交给你了。”
雪花飘飘,这是雪的世界
“我也能感受赤哥哥你当时的痛苦了。”
“真的好冷。”
眼泪掉下凝结成冰
我还没有告诉他我的心意

绿
“果然,最后还是剩下我们。”
“这一次,我就让你一次。”
烈焰熊熊
“不要让我失望啊,赤。”

设定
博士他们不认得古代文字
四色和城都组比较熟,与海外组比较陌生,所以赤可能不太了解他们,因为赤为主角,所以伙伴应该都是比较熟,而他只和城都组芳缘组一起战斗过,而芳缘组大都装不出来冷漠,不忍心路比和沙菲雅这对,神奥组三人不好分,而且芳缘和神奥比较近,而其他就是海外组了,日月和拉克兹的性格比较鲜明。
拉克兹的初始精灵为水系,而且他很聪明,性格也比较冷静(在旁人看来比较冷漠),会最先发现不对劲,而且他很会表演,所以第一个“背叛”就交给他了。
阳有爱钱的性格,pm是火斑猫,所以他夺走祝福可以假装为了卖钱。
蓝银就是对应姐弟
水晶是用踢技来收复精灵,脚是站在大地上的
金有皮丘,而且银和水晶都走了,他会等不及的去的
风对应的是舞女,在风中跳舞,月的木木鸟可以飞,然后在阿罗拉应该可以民族舞吧
冰和岩浆那个也是姐弟,因为要流泪,黄先推开绿赤,所以黄是冰,“欣喜”的眼泪结成了冰
绿pm是喷火龙,黄和蓝都已经出现过了,与赤的羁绊最深只剩他了,所以他压轴。
他们的精灵全在赤的包里
为什么要骗赤,拉克兹只猜到每个祝福都是需要祭品的,所以不知道救世主也会死,但是万一赤不知情因为没有拿到祝福就放弃去塔顶,那不就白白牺牲了。即使他知道了,牺牲依旧是需要的,但不会那么虐,让他误会,所以为什么要骗他,毕竟他们经历了许多。
我想到的是时间问题,时间不够了,没有时间在犹豫了,所以我定下7天期限,还有每天没时每刻都有人和宝可梦在消失。减轻赤的罪恶感?但最后知道真相不是更加残忍。
为了更有说服力,我让赤的精神不太稳定,而且做出背叛的样子本来就ooc,赤也不是迟钝的人,所以先是“不熟的人”先背叛,然后是熟悉的人,加深他这里有让人改变的东西的印象,事实上他在这种情况下也在慢慢被影响,所以脑子有点不清楚,不管是雪盲还是皮卡丘的死去,都是为了让赤不冷静。在这种情况下,可能背叛会效率更快一点?不管怎么说,这种为了谁好而作出的行为都是无法辩解的。好吧我连我自己都说不服,赤是特别篇中角色最神秘的一个人,只有他的身世不知道,至少黄还有个叔叔。
说赤普通是白银山特别篇里金评价的
水晶的任务私设后来大木博士又给她收集精灵的任务
最后其实是联盟压下去了这个事实,因为各种黑暗的原因。





评论(4)

热度(7)